西汶艺术网

中华古籍全录

汉语字典

书法字典

西汶艺术品

会员登录 | 注册
纽新优品
西汶艺术网:中国传统文化与艺术

快乐飞艇

艺术资料

展览展讯

画廊艺馆

历史人物

品茶读书

中国诗词

我要提问

艺术图片

中国黄历

鲲鹏意象的“误读”

[作者:刘运好]  [来源:光明日报]  [2020/4/21]
作为一种文学意象,“鲲鹏”出现频率之高,是其他文学意象难以相比的。随着后代文学创作的不断刷新,这一文学意象也逐渐积淀了新的文化意蕴。无论作为文学意象,还是作为文化现象,鲲鹏都是自由翱翔于天地之间的象征,成为特别具有民族特色的文化符号。

其实,鲲鹏诞生时,并没有这种诗意的内涵。众所周知,这一意象出自《庄子·逍遥游》。然而,《逍遥游》中的鲲鹏并不能真正地自由翱翔。虽然翼如垂天之云,振翅而飞,激荡千里海潮,搏击狂飙,高翔万里云霄,但是在飞往天池时,必须借助海潮的运动;离开天池时,也必须借助六月的大风。之所以能飞上九万里高空,背负青天,无物可挡,乃因为“风斯在下”,托起了它的“大翼”。否则,即便这样的庞然大物,也无法自由翱翔,更不用说扶摇而上九万里云空。为说明这一现象,庄子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:“覆杯水于坳堂之上,则芥为之舟,置杯则胶矣,水浅而舟大也。”浮物能否飘起,完全取决于浮力的大小。坳堂之水,只能浮起草芥,不可浮起水杯。同样,如果“风之积也不厚”,无力托起大翼,鲲鹏也会重蹈“置杯则胶”的悲剧,最多不过像斥鴳那样“腾跃而上,不过数仞而下”。也就是说,鲲鹏翱翔于九万里高空,必须依赖于外部条件——狂风,即庄子所说的“有所待”。

庄子创造的鲲鹏意象旨在说明:在宇宙自然中,无论是直冲云霄的鲲鹏,还是“翱翔蓬蒿”的斥鴳,无论是不知日月春秋的朝菌蟪蛄,还是以千百年为一季的冥灵大椿;在人类社会中,无论是超然物外“辩乎荣辱”的宋荣子,还是“御风而行”泠然轻飏的列子,都有一定的度的限制,只是量的差异,没有质的区别,所以都是“有所待”,不可能达到“逍遥”的自由境界。唯有“乘天地之正,而御六气之辩,以游无穷者”,即超越现实,顺乎自然,游心无待,才能真正达到“逍遥”的自由境界。天地之间,能够达到这一境界的人,也只有“无己”的至人、“无功”的神人、“无名”的圣人。换句话说,即使是翱翔九万里的鲲鹏,也无法达到“逍遥”的自由境界。
更多
纽新优品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